【直通一線】王乃紅:我是一個來自甘肅的土豆
責任編輯:何靜    2020-03-07 09:28    審核:管理員    來源:每日甘肅網    

  甘肅·每日甘肅網記者金奉乾

  2月25日,甘肅省第六批支援武漢隊員、蘭大二院急診科護士王乃紅在日記中寫道:“報名參與這場戰斗,大家都是自愿的,沒有思想斗爭就給護士長和院領導遞交了請戰書。之前我的同事和院領導作為第四批援助醫療隊已經趕赴武漢,這更增加了我的決心和信心。”

  剛上一年級的孩子已經習慣了王乃紅的工作,孩子歪歪扭扭寫下幾個字,鼓勵媽媽好好工作。王乃紅的丈夫則是再三叮囑,要妻子保護好自己,王乃紅心里明白,家人是她的強大“后盾”。

  支援武漢,王乃紅和來自全國各地的同行們一樣,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——白衣戰士;大家只有一顆心——醫者仁心;大家唯有一個目標——戰勝病魔。

  支援湖北的醫療隊伍中,有初為人父的奶爸,有新婚不久的丈夫,有年輕的媽媽……記得出征那天,所有隊員在至公堂前宣誓,意義非比尋常,這里賦予了每一個大二院人更多精神和力量。

  “當大巴車從大二院緩緩駛出時,我心中有一絲忐忑,這是對未知的擔心,更是一份全力投入戰斗的期待。我感到了沉甸甸的責任,暗暗地下定決心,一定要完勝歸來,既要做好病患的‘急救包’,也要做好自己的‘守護神’。”王乃紅說。

  3月5日,武漢櫻花盛開,陽光燦爛。

  今天是難得的休息日,王乃紅和戰友們一起結伴出來透透氣,萬物勃發,生機盎然,武漢依然很美。十五天來,武漢的疫情防控情況好轉了很多,重癥患者少了,住在病房里的患者心情也比往日好了許多,出院患者越來越多了。作為醫護人員,最開心的莫過于看到自己護理的病人康復出院。

  “我是來自甘肅的護士,我就是一枚‘土豆蛋’。剛來武漢時,同事在我的防護服上寫下了‘甘肅土豆’幾個字,病房里許多患者看了都直樂。”王乃紅說,記得她在為一位阿姨測血糖的時候,這位阿姨竟然拿著手機對著她一頓狂拍,邊拍邊笑著說:“姑娘,你這個土豆蛋好啊,我就喜歡吃土豆,我有個朋友的網名也叫土豆。”

  “我就是甘肅的洋芋蛋,阿姨康復了一定來甘肅做客,我請你吃土豆。”王乃說。阿姨聽了笑得前仰后合,那一刻,整個病房里都是笑聲。患者的開懷大笑,讓王乃深受感染。在病毒陰霾籠罩下的病房里,氣氛很壓抑。這一刻的笑聲,像燦爛的陽光灑進了病房,讓病區里的所有人心情舒暢。

  最近幾天,王乃護理的是一對年逾古稀的老夫婦。兩位老人非常愛干凈,紙巾、食品袋等垃圾從不亂扔,床頭的物品也擺放得整整齊齊。因為不能出病房,所以奶奶每天在病房里走動,堅持鍛煉。除此之外,她還要負責照顧老伴的生活起居。真是少年夫妻老來伴,兩位老人將恩愛帶到了病房。

  王乃問:“你們吵過架沒?”老奶奶笑了,指著老爺爺說:“你問他。”老爺爺微笑著看了一眼老伴,眼神里滿是幸福和甜蜜。老奶奶說,他們兩人從未過臉,遇到事情都是互相讓著對方。

  老爺爺整天從手機上看新聞,在信息化高度發達的今天,各種消息鋪天蓋地。有好消息,也有不好的消息。剛開始,王乃擔心老爺爺看到不好的消息后會影響他的心情,后來才發現,她的擔心是多余的。她去病房工作時,老爺爺偶爾會給王乃講一些患者治愈出院的消息和許多政策信息,老人的定樂觀,反而給了醫護人員不少鼓勵。

  早晨6點起床,洗漱后,抓緊時間吃早餐,大家也都不敢多喝水。“吃完飯,我們就穿防護服,需要一個半小時。防護服穿起來比較麻煩,要穿好幾層,戴口罩、護目鏡,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,像個企鵝似的。從穿防護服到下班返回駐地,至少需要10小時。”王乃紅說,層層防護服包裹下的軀體,濕漉漉的,就像置身蒸籠之中,剛開始不習慣,但現在漸漸習慣了。每天下班脫掉防護服的一剎那,她感覺渾身一下子輕松了很多。

  在武漢,醫療隊員們不孤單。一天,王乃見到了家鄉捐贈的蘋果,感覺像見到家人一樣,心里非常激動。每天都有來自全國各地的援助,情切切、意濃濃。王乃真切地感受到,援助的背后是全國人民對武漢的關切和期待,是大無疆,是同胞血濃于水的深情祝福。(圖片來源于大二院)

責任編輯:楊晨雨



評論數:  

驗證碼:
云南快乐十分投注